二屏逢

骑自行车摔了个扎实的狗扑
依然坚强的起来扶起车
骑到了公司
今年过年该给我敬业福了吧!
马叔叔

是不是以后拍照也会成个一种机械的手工活?没啥壁垒了?

螃蟹在剥我的壳,笔记本在写我。
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。
而你在想我。

这首诗看一次起一次鸡皮疙瘩~美腻
晚饭都没吃没我折腾的美人儿很感激~